搭建泰緬邊境與台灣的橋,實踐全球在地化行動

公民記者劉若慈/採訪報導

在台灣,我們住在舒適高品質的生活,我們總以為到一個遙遠、偏僻,環境跟文化與我們不同的地方參加志工服務隊,就是要去幫助、服務當地的人,提供他們所缺乏的。然而 Glocal Action,給了我們不一樣的視野。Glocal Action 在泰緬邊境一帶,致力於支持、支援當地的基礎建設以及難民、移工兒童的教育。
 

Glocal Action 創立前的小故事

創辦者賴樹盛 Sam 從學生時代就很喜歡當志工,藉由許多不同的志工機會,也看到了一個服務團體應該怎麼運作。在一次因緣際會的旅行之後,他也到英國留學讀社會發展研究所。這樣的機會使 Sam 的人生中開了一扇窗,他才領會到原來過去我們對於貧窮、衝突、飢荒、人權的認識,幾乎都只停留在課本文字上的學習,卻從來沒有這樣子的機會實地去認識、親近「這些人」。「這些人」在Sam眼中不再只是我們「服務的對象」,而是彼此「培力的對象」,這是他在英國唸書時最大的認識之一。為了在實地田野有更多的認識,Sam 碩士畢業以後,申請上了一年期的泰緬邊際志工,之後也在泰緬邊境做 NGO 工作七年多的時間。Sam 覺得人生中最幸運的是有兩個故鄉,對他來說,一邊是台灣,一邊是泰緬。回到台灣以後,他創立了 Glocal Action,動員了更多的朋友參與泰緬邊境的工作,除了公益參訪團還有服務計畫的推動。在兩個家鄉中來回往返,同時連結這兩個地方,更多的去認識全球化的議題、區域上的發展,更重要的是我們腳下這塊土地,Sam 覺得這是最幸運的機緣。
 

Glocal Action創立的動機

Glocal 這個字就是「global」跟「local」的結合,代表全球的視野、在地的行動。在泰緬邊境這些難民、移工,以及少數民族的弱勢問題,是跨越國境,在全球角都看得到的問題。在改變這樣的狀況之前,必須對這樣的脈絡有所瞭解。協會成員在泰緬邊境時,才發現當地的工作都是當地人自己組織起來,因為他們要解決自己社會的問題。最大的啟發是看到當地人的努力跟力量,以及自我培力的可能性。Glocal Action 希望成為泰緬邊境跟台灣之間的牆樑,翻轉台灣以往對於志工「服務」弱勢族群的刻板印象,而是去看見,在一個資源雖然相對缺乏的環境中,當地仍然是有一股力量盼望讓自己的社會變得更美好。對當地有了更多認識,就不再是單方向的幫助跟捐獻,而是支持他們正在努力的事情,自身也得到很多的學習。105 號公路的公益參訪團是為了讓台灣人親自到當地看到泰緬邊境的生活,以及體驗他們的生活,回來後再省思自己怎麼樣做深度的參與。
 

Glocal Action 所在做的工作

Glocal Action 對於泰緬當地人的影響

Sam 說,他從來不會說當地人是「被服務的對象」,也從來不覺得 Glocal Action 是在服務他們。他提起了一句話,「我們從來不是在為社區工作,我們是在跟社區一起工作。」(We don't work FOR the community, we should work WITH the community.)。這是一個雙向、對等的夥伴關係。對當地的影響,他舉了一個例子。當地有一個緬甸移工小學,因為金費不足、校長離開,小學跟著關閉,孩子也失學了。透過 Glocal Action 的公益參訪團、發行募款和長期資助,他們重新聘了老師,跟當地的瀑布小學合作,不但使這移工小學再度開啟,也使瀑布小學的老師增加,甚至有師資培訓。這樣的動員使當地孩子有受教的機會,使促使當地團體更多動員起來,發掘更多幫助自己社區的力量。
 

Glocal Action 對台灣參與者的影響

曾經有一團公益參訪團回台灣之後,決定要自己辦攝影展,在沒有協會協助的情況下,他們還自己找地點、製作明信片,讓更多身邊的朋友看見泰緬邊境所發生的事情。藉此可以看到很多朋友在一趟旅程得到很多感動跟啟發,也願意用實際行動去支持當地的工作。
 

對「Glocal Action」在台灣社會中的期望

Sam 說,當我們台灣人能更抱持一個開放的態度,跟對等的關係,走出海島以外,去親近、認識對方,透過這方式,我們才能更多的理解自己、自己社會的脈絡、以及未來走的方向,進一步去看到台灣在這世界中要追求什麼遠景。這份期望落實了 Glocal Action 本身—全球化視野、在地化行動。
 

維持 Glocal Action 動力

過去 Sam 對於泰緬邊境的情誼已經產生,一直以來也一直維持很棒的夥伴關係。透過 Glocal Action,邀請了更多台灣朋友來參與,看到他們在當地是一種長期培力、長期耕耘的方式,慢慢看到當地有些力量開展出來,也是 Glocal Action 和當地的草根團體一起培育出來的;透過參訪團體、社會企業、長期資助、志工邀請,希望一起協助、支持當地找到未來發展的方向,也共同看到彼此都需要去面對的困難。同時,透過長期的參與,讓在台灣的我們看到自己走入一個工業化、文明化的過程中,人與人之間越來越疏離,人跟大自然之間也越來越遙遠,我們自己也會有所以省思。透過參與 Glocal Action 的計畫,我們都在尋找我們共同的未來。這是他一直願意做下去的動力。


原文刊載於 Peopo 公民新聞,感謝記者劉若慈的採訪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