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山的孩子,終究是嚮往著回到山裡的

每次請 Pong 幫忙記錄學校與部落的小故事,Pong 總是面有難色、久久寫不出來 ―― 許是這一切對他來說,太過尋常了吧!但是一聊,就可以聊出許多關於部落和學校的種種~ 前幾天跟 Pong 線上討論部落學校的狀況,彭說,山上出生的孩子,在家裡、跟朋友都是說克倫語,而學校上課都用泰語,如果老師都來自外地、不會說克倫語,其實對低年級的孩子而言實在蠻吃力的,許多孩子到三、四年級,可能都還無法完全掌握泰語的教學內容。

好在,有 TBCAF 協助聘任優秀的部落青年來擔任老師,彌補政府所派正式師資的不足。

Glocal Action 資助的「綠竹小學」部落老師 Wanaree 說,如果小朋友聽不懂,她就會用克倫語解釋,孩子們放學後若有問題,也可以直接跑去老師家裡問她。她說:「我也很高興能留在村子裡教書,除了可以幫助這裡的孩子,也可以陪伴家人。」

「在山上辦教育、讓孩子們接受基礎教育後能夠到外地升學,會不會也讓孩子們愈來愈遠離部落,未來選擇在都會區工作、生活呢?」我們詢問。

「克奇小學」的 Ku Do 老師也說:「也許在城裡出生長大的克倫族孩子,會比較習慣城裡的生活,但是山上的孩子就是山上的孩子,即使可能必須因為升學、工作到外地去,心裡都還是希望有機會能夠回到村子裡生活的,因為這裡有家人、有自己的語言、自己的文化,還有最自在的部落生活。」

聽 Ku Do 這麼說,就想起去年 3 月在清邁住宿時,在民宿打工、邀請我加入他們火鍋聚會的克倫族年輕人,他們都從山上到清邁的大學念英文、念教育。起初,看著他們這麼不同於我在山上見過的克倫族年輕人般沈靜害羞,反而非常喜歡和外國人互動,我以為他們畢業後都會想留在清邁工作;沒想到他們都說:「不不不,我們都想要回村子裡教書,幫助村子裡的族人和小孩,讓村子的生活更好!」然後拿出手機,很自豪地秀出家鄉與家人的照片,「very traditional, very natural, very beautiful!」

「教育讓他們有機會找到更好的工作,甚至成為老師、醫護人員,回到山區服務村民,讓部落更好。」TBCAF 教育督導 Pong 補充道。

十月中,泰國各地學校放寒假,到山下寄宿學校念書的克倫族孩子們紛紛回到山上的村落,陪伴家人,也讓家人與故鄉陪伴自己。看著在屋簷上,將自己織好的布匹一針一針縫製成克倫服的女孩 Ma Lai,我們懂了 Ku Do 所說的。

文/王詩菱(Glocal Action 企畫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