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本看到的僅止於「知道」,親自到現場才真正「感受到」

圖.文/張芷軒(大一新生)

20627.jpg


泰緬邊境公益參訪之旅,來到從未見過的世界,一切不可思議卻平凡存在他們的生活中,短短 9 天受到無數衝擊...。最平凡的地方,最能看見真實而不平凡的人們。

木板或鐵皮搭建的教室,算不上學校的地方,老師抱著小孩穿梭教室,學生席地而坐抄寫課文,即便不能確保明天能否再來學校,仍珍惜著每一次學習機會;神情似乎透漏:身為不被社會照顧的人,仍要用僅有的一切彼此照顧。

不擅言詞的我,旅程中感到最輕鬆愉快的是和當地孩子互動。真誠的微笑、溫暖的眼神,彼此不說一字,心中所想的總能準確傳達。省去表達前的構思與接收後的解讀,放棄大腦思考而用心交流,讓互動簡單而直接。

當語言毫無用途,人與人的交流開始單純。

告別美索時,說不出的感傷湧出,所有感慨、捨不得、遺憾,這幾天的一切,真不希望就這樣結束。但確實,曾經和大家在這裡相遇,為彼此帶來點甚麼,也為自己留下點甚麼,是不會消失的,永遠存在未來的日子裡。
  
生在島國,難以體會國界的意義與兩邊人們的複雜關係。書本上看到的僅止於「知道」,親自到現場才真正「感受到」。

接下來就是進一步「了解」然後「行動」,抓住機會出外走走,和不一樣的世界相遇,充實自己,再回到台灣為自己的土地盡一份心力。


泰緬邊境公益之旅:離開他以後,我遇見了全世界

文/Amazing(專欄作家)

 攝影/張之馨

攝影/張之馨

「人生的幸福是什麼?」我們總是追求財富、聲望、職位,內心還是隱隱地感受不到踏實的快樂,那究竟我們的一生要追尋甚麼?當從失戀嚐過人生生離死別的苦後,我不禁思忖著。

當地人簡單的微笑,一句親切的問候,輕易地搭起彼此之間的連結。這種感受,好幸福。原來自己追尋的,就是這樣深刻的連結感。

感受自己在世界的座標,感受自己與他人互相需要,而共同生活著。

回顧自己的生命足跡,過去可能在家庭、愛情、工作上卡關,想緊緊抓住些什麼,卻也不知道自己在抓什麼。但是感謝這些踉蹌,讓我們終能看清楚自己的恐懼,與渴望。

看清了,就不再害怕。

( 原文刊載於【女人迷】,點此閱讀全文 )


彷彿是到老朋友家作客的旅程

圖.文/謝明珊(專業翻譯)

2016 年開工第一天,我選擇繼續放假,一邊寫著泰緬邊境遊記,一邊回憶我的感受。

我參加泰緬邊境深度體驗之旅的初衷很簡單,單純想當個負責任的捐款人,搞清楚 Glocal Action 捐款的用途。這次跟著 Glocal Action 拜訪當地的合作單位,包括 Lonely Planet 強力推薦的手工藝品平台兼茶坊 Borderline Collective,致力於克倫族教育的 TBCAF,有溫度的友善編織品牌 Chimmuwa 手織品…。因為有 Glocal Action 作為媒介,我彷彿是到老朋友家作客。

TBCAF 教育督導 Pong,開車帶我們到克倫族部落過新年,彭本身就是克倫族人,當我們逐漸遠離都市,沿著泰緬邊境 105 號公路前進山村時,他熱心介紹哪裡是他念國中的地方,哪條路通往他的村莊,也聊到他的老婆和家庭。因為有彭的陪伴,這趟探險之旅變得很有溫度。

別以為公路的景色就沒有看頭,105 號公路有農田和綠樹夾道,愈是接近部落,愈是綠意盎然,克倫族人對大自然的尊重,讓這片山林依然保留沁人心脾的綠意,Pong 在車上播放著情歌,打開車窗讓微風輕拂過臉頰。

先是途徑泰國最大的難民營,再來是泰國和緬甸的界河,界河不如想像的寬。我受到國界思想荼毒太深,只想到越河合不合法,但是 Pong 一語驚醒夢中人:「克倫人在兩岸都有親戚。」真實的生活,其實是無國界的。

三天兩夜生活在沒有電的部落,其中一晚剛好是跨年,但克倫族人似乎沒有跨年的習慣,有位團員說得很好,高度分化的社會才需要節日凝聚大家。那一夜,我們倒數台灣時間,在滿天繁星和黑暗燭光下,為 2015 年劃下完美句點。

2016 年 3 月 Paula 與之馨的泰緬邊境公益參訪之旅分享會影片


再訪泰緬邊境──解決不了的難題、彼此矛盾的主張,為何他們還是願意將大半生奉獻給這裡? 

文/Amazing(專欄作家)

 攝影/余博強(公益參訪團員,影像工作者)

攝影/余博強(公益參訪團員,影像工作者)

2017 年 10 月,我剛結束一份三年半的海外社區發展工作,在這閒下來的空檔,決定再度到訪邊境。

團員們問我,為什麼想來第二次?一開始我想著,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就是覺得這裡有著太多的故事,值得再細覽一回──就像一部好看的電影,你想在抓住了劇情發展後,回頭再細細品味第二次,看看那些你沒發現的細節、台詞,再感受一次情緒強烈的片段。

「到訪過邊境的人,心裡從沒離開過」

到了當地,再次看見在地推動兒童教育權的組織 TBCAF,兩位工作人員 Peng 與執行長 Pi Watii 時,有一種緣分再次接通的熟悉感──他們知道有人再次回訪參與,都覺得非常開心。

我這時才發現,到當地二次參與或多次參與,其實也是對邊境夥伴們最直接的支持,讓他們知道我們不只是旅客、過客,更真正願意與他們站在一塊兒。

我也知道當時的許多成員回來台灣後,雖不一定能再次回去,可是仍持續透過定期捐款、活動志工,一樣不斷地支持協會在邊境的工作。更有幾位醫療或資訊背景的夥伴,回到梅道診所,貢獻自我的專業。

彷彿就像 Sam 曾說過的:「也許到訪過邊境的人,心裡從沒離開過。」

( 原文刊載於【換日線】,點此閱讀全文 )


因為世界還不夠美好

圖.文/陳雨漣(文字工作者)

四輪傳動車在狹小的田間黃土地上彈跳前進著,10 月中旬泰緬邊境的雨季才剛要進入尾聲,雖然頭頂上是艷陽高晴空萬里的好天氣,但從地上大大小小的坑凹,還是可以想像得出來雨季時大水瀰漫泥漿四處的樣子,根據遇到過的人的說法,那就像潑在地上免費的泰式奶茶一樣。對我們這些長久習慣了平坦柏油馬路的都市人來說,這類初次體驗可能都是新奇,但對這裡的孩子來說,這不過就是不論晴雨,每天上學放學都得走過的「日常」。

這是跟著 Glocal Action 公益參訪團 行程的其中一日,我們剛剛參訪完一度因為沒有師資、資源而廢校,之後透過 緬甸移工學校教育協助 跟各方奔走下,好不容易又重建的綠水小學,然後跟著一肩擔下兩間學校的校長 Aung Win 和幾個年輕老師,放學後去幾個學生家拜訪。

學生的家大部分散落隱蔽在大片大片田中間的簡陋工寮,從一家要到另外一家,即使開車都得花上不少時間。這些孩子的父母多半都是為了家庭為了生活,跨越邊境到泰國,在田裡或工廠打工,以勞動力換取微薄生活費的緬甸移工。

跨越國境而來的移工數量極多,其中有許多人沒有財力或能力申辦正式跨境的手續,因此非法的比例也比合法的多上許多,連帶的一同跟著到泰國、或者在泰國出生的孩子,也就沒有正式的身分可言,而「沒有身分」這樣的身分,同時便又意味著各種與身分相關的生活、居住、教育等等權利的無從獲得。

這些人是在土地上實際生存,並付出勞力的人,卻也是於法無據﹑沒有話語權的一群。

所謂的困境,往往總是一環扣著一環,一個震盪牽連著另外一個。

點此閱讀全文


Wayajo

圖.文/張之馨(公益參訪團員)

小女孩笑得很開心,因為爸爸用葉子為她編了一個頭飾,女孩衣服上沾滿了污漬,牙齒也看得出來應該蛀了不少,但因為很真實的與土地一起生活著,沒有電、沒有電器、更別說是手機訊號,一切都這麼原始而純粹,也因此處處都讓人感激與喜悅。

【 1 活動總覽】
【 2 行程內容】
【 3 團次報名】
【 4 夥伴回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