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西北與緬甸東南部接壤,兩國邊界長逾一千八百公里,邊境地區多為少數民族傳統領域。過去三十餘年間,緬甸境內軍事執政及族群衝突,造成十萬餘難民收容在泰國難民營裡,有家歸不得;同時,更有超過百萬的緬甸民眾被迫成為移工,在泰國土地打工換取溫飽,並為泰緬兩國作出重要經濟貢獻;以及世居泰國西北山區的少數民族克倫族,因文化差異、耕地有限及現代化衝擊等因素,同樣面臨嚴峻的生活挑戰。

 

位於泰國西北部的美索鎮(Mae sot,部分英譯為「Mae Sod」),當地華人則稱它美速、夜束或湄索。她緊鄰著湄河(Moei River) 與緬甸遙遙相望,自緬甸開放以來,在泰、緬兩國經貿扮演愈來愈重要的角色。此外,國際組織及緬甸民運團體等,以美索鎮為駐紮服務點,除了長期提供難民協助外,更積極推動緬甸民主和平,然而近年各服務方案皆面臨經費轉移及中斷的情況。

邊境的難民、移工、部落民族,仍長期處於弱勢貧困。
 

難民 Refugees:來自緬甸的少數民族

緬甸 1948 年獨立以來,境內少數民族與政府軍持續爭戰;1962 年軍政府上台後,更是對少數民族展開無情血洗。許多克倫族百姓為躲避戰火,穿越邊境來到泰國,成為「難民」,邊境共有 9 座難民營,高峰時期曾收容過15萬難民,其中最大的是距離美索約 40 分鐘車程的美拉營(Mae La Camp),營內人數達 4 萬人。

 緬甸境內衝突造成大批百姓流離失所,成了有家歸不得的難民。(攝影 /賴樹盛)

緬甸境內衝突造成大批百姓流離失所,成了有家歸不得的難民。(攝影/賴樹盛)

 

泰國政府對於營內難民僅予以管制,限制營內難民離開營區;糧食、 建設、物資、教育、醫療等服務工作,則由國際機構及非政府組織所提供。近年,國際社會並伸出援手接收庇護難民,惟前往第三國的難民仍屬少數且生活並不易。

 
 

移工 Migrants:來自緬甸的各個族群

緬甸長年經濟困頓,也迫使無數百姓跨境到泰國尋求謀生機會,成為「移工」(migrant workers),根據統計含眷屬超過百萬以上。前來美索地區討生活的緬甸人,許多攜眷或長年居留有了下一代,有的透過合法管道前來,有的缺乏合法身分成為非法的移民(因為申請護照及工作證所費不貲),更有許多兒童成為無國籍者(stateless),為躲避警察的查緝,往往沒有行動自由,更無力抵抗僱主的剝削。

  泰緬邊境移工,非法比合法的多,甚至居無定所,移工孩童僅能在困苦環境下成長。(攝影 /賴樹盛)

泰緬邊境移工,非法比合法的多,甚至居無定所,移工孩童僅能在困苦環境下成長。(攝影/賴樹盛)

 

他們多數在屬於勞力密集產業、需要大量廉價勞動力的工廠或農田中從事骯髒、危險、艱困的「3D 工作」(dirty, dangerous, difficult),甚至有些家庭居住在垃圾場中拾荒維生;他們的子女往往因為經濟負擔不起或語言文化隔閡,無法進入泰國正規學校,因而失學,甚至淪為童工。

 
 

山區部落:泰國克倫族人

泰國西北部省份山區,有許多克倫族(Karen people)世居部落,傳統以焚耕輪作旱稻為主,並採集狩獵補充所需,就地取材搭建的高腳屋,但由於耕地有限、氣候變化、經濟弱勢等因素,逐漸面臨缺乏糧食不足及收入有限的困境。此外,山區部落位處偏遠、缺乏基礎建設,當地就業機會與社區資源仍相當匱乏。

 克倫族部落世居山區,仰賴自然環境及大量勞動為生計,如今部落發展在現代化衝擊下更顯脆弱。(圖 /賴樹盛)

克倫族部落世居山區,仰賴自然環境及大量勞動為生計,如今部落發展在現代化衝擊下更顯脆弱。(圖/賴樹盛)

 

公立學校師資不足且缺乏對部落理解,導致教育品質低落,加上公部門教育僅傳遞主流社會價值(物質消費、泰國語言及宗教等),更加速了傳統文化及部族聯繫的流失。當賴以為生的部落經濟、文化、自然環境持續受到負面衝擊下,當地克倫族面臨了更加嚴峻的生存及生活挑戰。

 
 

在地的力量

然而,無論是來自緬甸或泰國山區的人們,都沒有因此自怨自艾,而是積極參與在地社區組織服務工作,學習新知與提升技能,為自己也為族人的未來努力。例如:

 Glocal Action 拜訪梅道診所,瞭解當地需求及服務計畫推展。(攝影 /廖元瑜)

Glocal Action 拜訪梅道診所,瞭解當地需求及服務計畫推展。(攝影/廖元瑜)

 

泰國偏遠山村的克倫族人,逐步組織在地社群的力量,在我們共同協助下成立達府邊境兒童協助基金會(TBCAF),為文化傳承、環境保護、部落青年培力、社群連結,以及部落教育和永續發展,持續努力著;

邊境緬甸移工社區,自發創辦數十間移工學校(migrant schools),在克難環境及經費困乏的情況下,仍以自身力量教導下一代學習知識及技能,並組成緬甸移工子女教育委員會(BMWEC)等草根團體,提供移工孩童安心學習與成長的所在;

來自緬甸的辛西雅醫生(Dr. Cynthia Maung),1988 年緬甸學運後流亡到美索鎮,眼見難民、移工同胞苦無醫療管道,而成立了「梅道診所」(Mae Tao Clinic), 為泰緬邊境民眾提供免費醫療服務。
 

我們共同的努力

Glocal Action 全球在地行動公益協會,藉由夥伴合作、公益勸募、公益參訪及國際志工等形式,與當地社群及草根組織協力合作,資助教育、醫療服務方案,培力當地組織運作能力,協助推動生態農場及社區型經濟模式,持續連結台灣與泰緬邊境的共同努力,以改善泰緬邊境的困境,朝永續發展及提升福祉的目標努力。

教育與文化

緬甸移工兒童教育服務
泰國克倫部落教育發展

醫療與生態

吃飯喝水生態農場復育
邊境社區醫療健康促進

經濟與培力

少數民族傳統編織推廣
泰緬邊境公益參訪之旅